展昭:“包大人,你額頭的月牙是怎雜斑野豬麽弄的?”包青天:“天生的。”展昭:“揭得下來嗎?”包青天:“天生的。揭不下來。”展昭:“如果揭下來帝國鎧甲護腕呢?”包青天:“揭下來…………揭下斯拉提的工具來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……”